设置

关灯

第一节 挨揍的神(第1/2页)

    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蜈蚣百足行不及蛇,雄鸡两翼飞不过鸦。马有千里之程,无骑不能自往。人有冲天之志,非运不能自通。——破窑赋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苏浪蜷缩着身子蹲在郊外河畔的休息石凳上,叼着烟看着手里的工作牌。他那张带点痞性的面孔上,写满了烦躁和郁闷。

    这几年苏浪一直无所事事在街面上浪荡,好不容易在小区物业找了份工作,三天前居然被辞退了。最让他气愤的,是今天一早,随身的包也被小偷给顺走。而且今天是周六,临时身份证得周一才能拿出来,想补办手机卡都办不成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三天前的事,苏浪都觉得自己点子背。他是小区物业里的杂工,物业经理老爸的葬礼当然要去帮忙。葬礼是在农村老家举行,在那种庄严肃穆的气氛之下,正背对话筒摆弄音响的苏浪居然憋出一个嘹亮的响屁。

    这下倒好,吹笙的走音了,拉弦的也跑调了,原本满脸悲痛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憋的双肩烂颤。也不知道哪个败家娘们带头一笑,呼啦一下,庄重的葬礼弄个跟过大寿似的,没挨顿揍真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苏浪叹息一声抬头看着空中弯月,真想泄愤的嚎两嗓子。丢掉工作无所谓,关键是包里手机银行卡都在,身无分文的苏浪已经是饿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“妈的,天无绝人之路,老子就不信大活人还能饿死。”

    苏浪气的把工作牌折了两下仍在地上,跳下石凳准备去找朋友借点钱度过这一两日。苏浪刚准备走,猛然间吓了一哆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他不远的地方居然出现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啊~!”

    苏浪忍不住惊叫了一声,差点没一个趔趄坐到地上。这大半夜的河边寂静无人,那家伙跟鬼一样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缘主不必惊慌,我已经观察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一名男子走了过来,苏浪稳了稳心神,他可是练过空手道,胆气还算是过人。借着月光苏浪发现对方看似像个和尚,身穿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不要相信任何广告!!!!!!